gnxoifpipu

banner

新聞

2023-06-08

“資本+應用”雙輪驅動 鈣钛礦電池産業化有望提速

資本助力、傳統晶矽巨頭關注,鈣钛礦産業化提速。多位嘉賓介紹,鈣钛礦電池頭部公司正向着轉化效率18%的第一個産業化目标邁進,時間節點就卡在2023年或2024年。疊層電池多技術路線也在并進,實驗室轉化效率已超越晶矽,正透露着産業化的灼灼銳氣


    “如果有一天,隆基、通威和我們坐在一起讨論鈣钛礦時,鈣钛礦的春天才真正到來。”1月9日,第四屆全球鈣钛礦與疊層電池(蘇州)産業化論壇在常熟召開,方昇光電董事長李勇在圓桌讨論中直言。誠如李勇所言,參與圓桌對話的有來自協鑫光電、仁爍光能、光晶能源等頭部鈣钛礦創業公司的嘉賓,但還沒有晶矽巨頭的代表。


    盡管沒有在論壇參與讨論,但晶矽巨頭對鈣礦的關注度已經悄然上升。“以前晶矽企業派來的對接人是研發人員,但2022年起開始變成CTO甚至是CEO。”上海德滬塗膜設備有限公司(下稱“德滬塗膜”)董事長王錦山觀察到,由于鈣钛礦産業化提速,晶矽巨頭對鈣钛礦電池的态度由被動跟随轉向主動接觸。


    資本助力、傳統晶矽巨頭關注,鈣钛礦産業化提速。在本次論壇上,多位嘉賓介紹,鈣钛礦電池頭部公司正向着轉化效率18%的第一個産業化目标邁進,時間節點就卡在2023年或2024年。同時,疊層電池多技術路線也在并進,實驗室轉化效率已超越晶矽,正透露着産業化的灼灼銳氣。


    何謂“從0到1”


    “鈣钛礦電池正在進行‘從0到1’的探索”在論壇中被反複提及。究竟什麼是“1”?或者說,什麼是鈣钛礦電池産業化的第一個裡程碑?


    對此,王錦山對上海證券報記者說:“‘1’有兩種理解,可以指GW線落地,也可以指鈣钛礦光伏開始變成商品。絕大部分人認為是前者。”他表示,第一種理解代表産品可以做出來,第二種理解是在此基礎上價格有競争力、成為市場化的生意。而GW線建成時,鈣钛礦電池可能還不能完全靠市場驅動。


    GW線落地之所以被看作是一個重要标志,是因為它是在跑通中試線、制造出第一代合格産品後的擴産,是從産品确立到開始複制的轉折點。


    按照GW線落地是走完“從0到1”來理解,鈣钛礦行業算是剛走完半步。仁爍光能董事長、南京大學教授譚海仁日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2022年有多家鈣钛礦公司已經建成或開始建設中試線,這是從“0到1”中邁了半步,2022年可以看作是鈣钛礦産業化元年。


    達到組件18%的轉換效率被不少企業認定為第一代産品的出貨目标。協鑫光電總經理田清勇介紹,目前協鑫光電100MW中試線所生産的組件效率正向15%邁進,2023年争取提升到18%,公司GW線會在2024年下半年開始建設。譚海仁表示,預計2023年第四季度仁爍光能中試線可以進行試生産,2024年組件效率達到18%;行業真正實現GW級生産要到3至5年後。


    李勇則認為,晶矽巨頭的行動或是鈣钛礦電池産業化的風向标。“2024年會有一部分GW線産生,但真正的春天到來,有兩個标志:(晶矽)光伏公司與現在的鈣钛礦公司合作,或者大量并購這些公司。隻有這兩個信号真正釋放,才意味着鈣钛礦應用端真正開始。”李勇說。


    “資本+應用”助推産業化


    産業化預期逐漸增強、轉換效率快速提升之下,鈣钛礦初創公司如雨後春筍一般“長出來”,吸引了衆多資本青睐,騰訊、碧桂園、甯德時代等巨頭公司也紛紛跨界入場。


    據德滬塗膜統計,僅在2022年依托大學科研團隊成立的鈣钛礦企業就有光晶能源、脈絡能源、能豐科技、無限光能、鈣藍科技等。中信建投統計顯示,2022年,纖納光電、協鑫光電、無限光能、光晶能源、仁爍光能等完成了千萬級至上億級的融資。


    地方政府也不會錯過布局“風口”。“我們與常熟市的合作就是典型。”中财鼎晟投資基金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(下稱“中财産業基金”)總裁王湛正介紹稱,中财産業基金正與常熟市政府合力,圍繞鈣钛礦組件、前驅體、塗布設備、激光設備、PVD設備等,打造中國最大的鈣钛礦高效電池産業園。


    不斷湧現的新應用場景,給鈣钛礦産業化帶來巨大想象空間。


    “‘光伏+’産業前景可期。”中國科學院院士褚君浩在論壇上表示,應因地制宜推廣太陽能技術的廣泛應用,比如光伏制氫實現清潔能源生産,能有效解決光伏發電消納問題;光伏+5G通信,能有效降低企業電力成本,在5G領域應用潛力巨大;光伏+新能源汽車,預計未來5年内全球銷量将提升到2000萬輛;光伏+建築的BIPV(光伏建築一體化)有助于減碳,已率先進入産業化。


    “光伏+”的減碳效益也較為突出。褚君浩以光伏+新能源汽車為例介紹,按照每輛汽車使用2平方米發電玻璃、平均年發電量175度、中國一年産銷汽車2600萬輛計算,每年總發電量達45.5億度,等于節約标準煤139.5萬噸,減排二氧化碳381.33萬噸。


    “鈣钛礦難以也沒有必要在綜合性能上與晶矽比拼,取勝的最根本出路是成本大幅度下降+獨特應用場景。”王錦山認為,在終端應用上,晶矽/鈣钛礦疊層會成為主流技術之一,在移動光伏、分布式光伏等領域,鈣钛礦/OPV(有機光伏)的重要性和優勢更加突出,移動光伏與新能源汽車交集,想象空間倍增,前景可期。


    全産業鍊亟待形成合力


    目前晶矽電池的效率提升已近天花闆,開發效率更高的疊層電池成為産業新的關注點。王湛正認為,鈣钛礦疊層是突破單結電池物理極限效率的唯一途徑,可以使得理論效率達到43%。如果光伏組件産業化要達到35%以上的效率,鈣钛礦疊層技術是終極解決方案。


    當前疊層電池也存在多種技術路線。褚君浩介紹,當前存在鈣钛礦/晶矽疊層光伏電池、鈣钛礦/銅铟镓硒疊層光伏電池、全鈣钛礦光伏電池等多條技術路線。其中,在鈣钛礦/晶矽疊層電池上,HJT被視為最适合與鈣钛礦進行疊層的電池,目前轉化效率可達29.8%;鈣钛礦也可與TOPCon電池進行疊層,目前效率可達28.2%。


    “晶矽的發展告訴我們,隻有全産業鍊配套推動一個技術才能把成本降下來。鈣钛礦的産業化發展,需要全産業鍊統一起來,建立自己的規範和标準。”上海市太陽能學會名譽理事長、上海交通大學太陽能研究所所長沈文忠表示,目前鈣钛礦電池新技術百花齊放,鈣钛礦電池要形成産業,需要統一技術路線和技術标準。


    “在資本助力下,行業1至3年内會出現一輪洗牌,但終端應用的拓展将是推動和加快鈣钛礦産業化的第一動力。”對于鈣钛礦當前的火熱,王錦山認為,當前更多是資本和卡位的推動,鈣钛礦要進入市場推動的商業形态,需要産業内上下遊聯手,掌握過硬的産業鍊量産技術,将具有競争力的産品推向市場。


首頁

電話

郵箱

詢盤

power by 欧美白嫩精品一区二区 2024-04-01 03:03:55